劳斯基莱斯基

微博:垃圾仙子。超级无聊,日常转发碎碎念。

梦枕貘《阴阳师》——摘取描写晴明美貌的句段

蓮花球: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说个奇妙男子的故事。


  若要打比方,故事中的男子,就像朵随风飘荡,悬浮在夜阑虚空的云。


  我们看不出飘浮在黑暗中的云朵,瞬息间形状会有什么变化,但持续注视,却会发现云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形。明明是同一朵云,形状却无法分辨。


  这正是那样一个男子的故事。男子名为安倍晴明,是阴阳师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它随从可能身着整洁体面的布服,而晴明身上大概是略微陈旧的窄袖裤裙便服,还打赤脚。晴明所穿的,应是他人的旧衣。


  虽然身上穿的是旧衣,不过,若是他那眉清目秀的五官,凛然鲜明地焕发与生俱来的才气,的确是煞有介事,架势十足。然而,事实上应该不是如此。晴明的容貌显然很端正,但外观必定跟一般同龄孩童无异,乍看之下,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凡童。




      这两人年龄相仿,但晴明看起来比较年轻。


     不仅年轻,五官也很端正。鼻梁高挺,嘴唇红的犹如浅浅含着胭脂。




     博雅看着晴明。晴明鲜红的嘴唇含着微笑,抬头仰望着乌黑城楼。




     鸦雀无声的暗夜中,只有丝绸般的雾气缓步细摇。


  晴明举起夹在白皙右手指中的紫藤花,贴在丹唇上。


  唇边挂着安宁微笑。


——《有鬼盗走琵琶玄象》




      晴明皮肤白皙,身材高挑,眉清目秀,五官俊美。


   双唇仿佛微微抹上一层胭脂,含着微笑。


——《栀子花之女》




      名为安倍晴明,是位阴阳师。


      肤色白皙,鼻梁挺直。黑色眼睛带点茶褐色。


   身上随意披件白色狩衣,背倚着走廊柱子。右手握着刚刚喝光的空酒杯,臂肘搁在支起的右膝上。




      晴明收回仰望天空的视线,首次正视博雅。嘴角含着微笑。双唇红得宛如微微涂上一层唇膏。


——《黑川主》




      晴明是眉清目秀的男子,双唇似轻轻点上胭脂,嘴角不时挂着如含着甘甜花蜜的微笑,肤色白皙。


      身穿白色狩衣的晴明站在后方,宛如女人的红唇上浮着笑容。     


——《蟾蜍》
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着一对略带青色的茶褐色眸子,头发乌黑、皮肤白皙。


  唇色红得令人误以为看见的是流动在唇里的血液,挺直的鼻梁给人一种异国人的印象。


  他是阴阳师,名为安倍晴明。


  明明是在冬天,晴明却跟夏天一样,只随意穿着一件白色狩衣。


——《白比丘尼》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嘴唇含着红山茶花瓣似的微笑,听着博雅说话。


——《桃园木柱节孔婴儿手招人》




      按着额头的同时,又在博雅右耳根小声念唱着。


   念唱完毕,晴明嘟起红唇,“噗”地往博雅的耳孔轻轻吹气。


——《吸血女侍》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用他白皙、纤细的右手手指拿起酒杯,端到唇边.轻嘘一口气。


  晴明呷一口酒,仿佛用唇吸入吹过清酒表面的轻风。


——《瓜仙》




       清劲的凉风吹过外廊。源博雅坐在外廊内喝酒。


    对面坐着穿白色狩衣的安倍晴明,他和博雅一样,也不时把酒杯端到唇边。


    晴明微红的双唇,总是给人带笑的印象。或许他的舌尖总含着甘甜的蜜,所以总是浮现这样的笑容。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微微一笑,说道:“好吧,博雅,你听着……”


    他又把酒杯端到红红的唇边。


——《缠鬼》




       “久违了,道满大人……”


    晴明说道,红唇上略带一丝笑意。


——《迷神》




     “什么事? ”


  晴明应道,他的红唇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
——《不思量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边将瓜皮放在盘子里边说。


  他濡湿的红唇晶亮晶亮的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果然不出所料。”


  晴明的红唇浮现浅浅的笑意。


——《扑地巫女》




       安倍晴明坐在外廊内,背靠着廊柱子。


       他随意地曲起左膝横在地板上,竖起右膝,右肘支在右膝上,右手托着右颊。


       晴明微倾着头。颈部与头部勾勒出的曲线,似乎飘溢着一种妙不可言的风情。


       他左手的纤细的手指擎着玉杯。不时呷一口盛在杯中的酒。


       无论饮酒与否,晴明朱红的嘴唇始终浮现着微微的笑意。


——《泰山府君祭》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身着宽松的白色狩衣。他竖起单膝,后背靠在廊柱子上。


       他左手擎着酒杯,不时将杯子递到红润的唇边。


——《月见草》




       “博雅,世上没有永不凋谢的花。”


       晴明把酒杯送到红红的唇边,静静地呷了一口。




       确实如同博雅所说,晴明的唇边看上去挂着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。


——《汉神道士》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随意地套着件白色狩衣。


       背靠廊柱,竖起右膝,拿着酒杯的右肘支在右膝上。


       额头上也罢,颈脖上也罢,都不见一滴汗水。


       晴明纤细的手指拿着琉璃杯,那透明的绿色充满凉意。


       晴明将杯子从红润的唇边挪开,说道:“这还用得着问吗? ”


 ——《牵手的人》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的红唇上浮出一丝冷静的微笑。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不回答,只有一缕若有若无微笑浮现在红唇边。 


——《骷髅谈》




       而晴明红色的嘴唇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微笑,闭目而坐,宛似睡着一般。


——《晴明道满大斗法》




       紧闭红唇、视线投向帘外的黑夜的晴明,说话时也没有回过头来:“因为有一位大人在那里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晴明轻启红唇,悄念起咒语来。


——《怪蛇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说着,他那点过胭红似的唇上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答道,丹唇含笑。


——《首冢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穿白色狩衣的晴明倚着一条廊柱子,秀气的手拿起酒杯,悠悠地端到了红唇前。


       呷酒的双唇总是浮现一丝笑意。是那种若有若无的笑——仿佛菩萨像呈现的那种。


       仿佛樱花瓣那种隐隐约约的淡红色——是那种轻微的笑。


——《呼唤声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晴明一身凉爽的白色狩衣宽松地包裹着身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额上没有一丝汗水,仿佛对炎热浑然不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的红唇不时触碰右手端来的素白陶杯。沾酒的唇边。总像带着一丝微笑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即便在这种时刻,晴明紧闭的双唇依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、淡静的笑容。


——《飞仙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晴明薄薄的朱唇边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他身上裹着宽松的白色狩衣,并没有追逐宽朝僧正的视线,仍在放眼庭院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晴明如女子般鲜红的唇边,浮现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在晴明鲜红的唇边,浮现出一丝微笑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晴明鲜红的唇边,依然留着些微的笑意。


 ——《生成姬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身著的白色狩衣,背倚柱子,支起单膝,随意将手肘搁在支起的单膝上。


  肌肤白皙得将近透明。


  丹凤眼。


  女子般的红唇。


  嘴角经常浮出宛如含著甘甜蜜汁的微笑。


——《晴明取瘤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只是平静地点点头,红唇含了一口酒。 




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欣赏你这种地方。”晴明红唇泛出微笑。 


——《鬼小槌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未置可否,亦非听而不闻,红唇隐含微笑,静静喝酒。


——《觉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余下一人是位肤色白皙、相貌如女子的童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童子赤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穿着白色窄袖服,长发束在脑后,垂在背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面无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即使看他的眼眸,也无法得知他到底在想什么。童子以那双眼眸望着前方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若要找他脸上有表情的部位,是那透明得犹如可见鲜血的红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唇角两端看似微微往上翘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也可说是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笑容,也是似有若无的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走在前方的男人手中举的火把,火焰映在童子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火焰鲜明映在白皙肌肤,看似红色火焰在童子双颊摇曳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和博雅坐在窄廊上饮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宽松裹着白色狩衣,背倚柱子,坐在可以望见右边院子之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支起右膝,右膝上搁着握着酒杯的右手手肘。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肤色白皙得像个女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嘴唇红得如涂上胭脂。


        唇角浮出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似有若无的笑容。晴明唇角,经常挂着那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唇角含着花香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偶尔将酒杯送至唇边,但晴明几乎默不作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闲情逸致地喝酒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的凤眼,眯得比平常更细,与博雅一样望着夜樱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红唇浮出柔软笑容,用右手捏住停在道满食指上的蝴蝶,纳入怀中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红唇,添上一抹微笑。


——《泷夜叉姬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晴明描述了传遍宫中的风声后,再道:


  「可是,昨晚的笛声,博雅啊,原来竟是你吹的……」


   红唇微微浮出笑容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低声交谈时,晴明突然「嘘」一声,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指贴在博雅唇上。


——《吹笛童子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,端起酒杯送至泛起浅笑的红唇边。


  ——《蜈蚣小子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只不过微微翘起唇角,就令人觉得仿佛沉入那道笑容中。


  ——《治痛和尚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的红唇微微含着酒味和笑容,望着博雅。


  ——《白蛇传》




        跟往常一样,晴明轻松地背倚柱子,支起单膝喝着酒。 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的红唇也如常泛起一丝微笑,仿佛酒中另外含有甘蜜。 


——《花占女仆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有时会伸出细长指尖举起酒杯送到唇边,博雅却任酒杯搁着,喝得不多。 


——《龙神祭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将杯子徐徐送至唇边,视线依旧望着庭院,一口喝光杯内的酒。 


        口中含酒的唇角点着若隐若现,犹如一星火光的微笑。


——《食客下人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白皙细长的手指本来握着酒杯打算送至唇边,却在中途停止动作。


——《无咒》




        博雅想起,晴明的红唇看上去总是隐约含着甜酒般的微笑。 


——《月琴姬》

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将白皙手指握着的酒杯停顿在唇边。 


        他以明亮清澈的凤眼望着博雅。 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在说樱花吧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晴明说毕,红唇浮出若有若无的微笑。 


——《月突法师》



评论
热度(287)

© 劳斯基莱斯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