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斯基莱斯基

微博:垃圾仙子。超级无聊,日常转发碎碎念,想交朋友的话可以互fo一波👌

[蔺靖]国士无双(一辆破车)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之前发的被屏蔽啦,这回乖乖甩链接,哎,心痛,请观众老爷们的小红心小蓝手来得更猛烈些吧



春来,新桃错落开放,你笑她绯红尽露好不知羞,她笑你半掩花核欲擒故纵。

满园关不住的春呼之欲出,天地间是大大方方的粉色。

萧景琰着一身黑站在那铺天盖地的粉中,被人用白绸蒙上了眼睛。

他站得很直,扬起的袖摆又带来一丝不知所措,飘飞的黑色好像风中桃花招展的枝干,诱惑而刚劲。

皇帝自是知道始作俑者定在不远处张扇藏笑,只是眼前的光景太过朦胧,倒仿佛一切都是游园中惊起的一场梦。

 

萧景琰讨厌虚幻,于是他出声打破这朦胧:“爱卿?”

低语中有青釉的质感,哪怕是千峰翠色也被尽数夺去,遑论蔺晨一颗玲珑心?

蔺晨信手把骨扇一收,就刮起一阵清风裹挟着红花向萧景琰探去,花瓣绕着她们的枝干兜兜转转,从乌黑的发髻转向眼上的洁白,又划过裸露在外的凝脂,拂上那葱白的长指才肯罢休。

 

花衬美人,不及美人如花。

 

“老祖宗说,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可臣看陛下是一整朵连根连枝的花,臣全都不想放过。”

萧景琰耳边一阵颤栗,登徒子竟是已贴着他的身子在讲话了。

“陛下,刚刚唤臣什么?”

眼前白绸滑落,盈目的不止桃粉,还有蔺晨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。

“爱…卿…”他的声音在抖,心也跟着抖,竟无暇顾及前面那轻佻的调戏。

蔺晨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,他放下骨扇,从旁的石桌上端起一盏琼浆,左手圈住皇帝的腰,右手将那四溢的酒香凑到皇帝的嘴边。

“陛下,臣请陛下赏个脸,就喝下臣这杯将心肝都揉进去的酒吧。”

不管多少次,萧景琰都听不惯蔺晨那不加掩饰的放荡言辞,他的确恼,可他更羞!

皇帝的耳根红得很快,几有大火燎原之势,便被连哄带骗地喂了酒。

哎呀,火烧得更旺了。

 

蔺晨一双巧手可翻武林云,可覆朝堂雨,可他最擅长的,还是解美人衣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/yhX3k3pJktE4Hihy/「蔺靖 国士无双」

 

云雨过后,一张小小的石桌上挤了两个壮年男子,空气里弥漫的亲近叫人欢喜。

蔺晨抬手卷起两人的青丝玩弄,嘴上功夫也是不停。

“陛下,臣伺候得可舒服?”

皇帝先是恼怒地扯扯自己一袭黑袍,转而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,憋着口气瓮声道:

“诸将…诸将易得耳,

至如蔺卿者,

国士无双。”

而后迅速地在蔺晨唇上印了个吻,便翻身拿黑袍遮面,不再理旁人。

被偷袭了的蔺卿呆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木头主动了,他轻笑,看着萧景琰后颈一片红霞缭绕,只是拿手去理那如瀑的发,珍而重之。

 

春来,春正浓,桃花不及人面红。


评论(3)
热度(66)

© 劳斯基莱斯基 | Powered by LOFTER